Blueses

天天拥抱北极圈与南极圈
冷CP爱好者
极少会产粮

【红叶中心】户隐山之妖 1~3

#短小#

#有轻微樱桃/晴博#

#表达我对于红叶姐姐的爱/比哈特#

#主角名已省#


(1)

       在她袅袅地走出你那破败的召唤阵时,你就已被那难以言喻的美丽攫住了心神。在这早已因为你阴阳术不济而日渐荒废的寮中,你未测料想还能召唤到这样一位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或许称其为“大人”也有些许不妥,因为享誉此敬称的大妖在京中也不过那几位,而除却那一位隐于灯后倾听了无数神话怪谈的、与那一位坐守冥府而从不现身于现世的,好似也没有另一位拥有如此惊人美貌的大妖了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现下也容不得你心思百转千回,因为她已来到了你的身前,静静地凝视着你片刻一闪而过的窘态,转而倏忽间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 “不甚感谢。尔后大人可称奴家为……”,她停顿了半晌才继续道,“户隐红叶。”

       你不知她开口首句的感谢是为何,亦不晓她道出名字时片刻的踟蹰,却只闻她犹豫过后那四字的蹡蹡之音。就这样,你舍去了疑问,也朝着她羞涩地一笑:“在下名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余音就散逸在了如此一个秋日间。

 

(2)

       你的寮中,除了近日唤来的红叶,值得一提的也就只余一位整日坐在樱花树下的桃妖了。虽说早已过了京中樱花开放的时间,那位桃妖却用着自己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使其经年绽放着。她原先应是一位朝气蓬勃的少女,你从她那以灼灼的桃夭之力复活战友时、那瞬息闪过的娇嗔之间,就已能从脑海中勾勒出了她的往昔的音容笑貌。

       但平日里的她,却是只会面带哀愁地守在樱花树下,就好像要与这永不凋零的樱花一同停滞在时间漫长的洪流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你原以为红叶的到来会为这寮内平添一份生机,却不知她也只是终日倚在枫树之下,任由自己与这片望不尽的绛红融为一体。那些寮中弱小的妖怪们,也只敢悄悄在旁观望她,从未有一个妖有勇气与她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可你知晓,红叶只是一位温柔的妖罢了。只因她会在你唤她之时,轻轻来到你的身旁,用着温软的言语询问你的意向。更多的时候,她会用充满柔情的双眸凝视着你的狩衣,就好像透过你看到了哪位故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虽说你对自家寮中的妖有太多的疑惑,但你的性情总让你选择保持沉默。再多的困惑,也由着时日来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日子就这样不疾不徐地向前推进着。

 

(3)

       寮还是那个寮,但其中的式神们却日渐成长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给近日来安稳的日子添上波澜的,只有京中盛传着的、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与芦屋道满的对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当你把这个消息带回寮中时,桃花只是无精打采地瞥了你一眼,更多的式神们则是迫不及待地想一睹大阴阳师们的身姿。唯有红叶,在听闻的瞬间,不可抑制地显露出了异样。那或许能称之为是哀伤,抑或是求而不得的无奈,种种复杂的情感糅杂在一起,使得她最终只是轻轻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你第一次觉得,红叶唇边依旧漾着的那抹温柔的弧度,是如此充满了违和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因着此次前去观战只能携带一位式神,你轻轻询问着妖们的意向,桃花自不必说,还是选择守着她的樱树,小妖们在闹腾过后,却出乎意料地统一推举了红叶。

       她似是也没料到这样一个结局,错愕之前溢于言表。然如此盛情难却之下,她终是同意了与你同行。

       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。



手抖是病治不好

#伤仲永的梗##不明所以的年下##短小君#




      感受到腰间突然覆上的温热,男人僵硬地停下了整理砚台的双手,耳畔似有若无地被同样温度的柔软舔舐着,不禁让他浑身颤栗起来。


     「父亲——」


       他随着这一声近乎呢喃的细语而四肢乏力起来,仅能倚在身后人怀中,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。


      「我们来做吧。」少年不过刚刚有所转变的声带摩挲着,平日不过是听来有几分沙哑的感觉,此刻却染上了腻人的情色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只能任由身后的少年上下其手,间歇发出几声似拒还迎的嘤咛,终是咬紧下唇不作声。


      「父亲是害羞了,抑或是想耍赖?」少年说着,双手已是愈发过分地向上攀去,「父亲明明答应我的,为邑人作一篇诗,我们就做一次。」


       男人闻此狠狠瞪了一眼少年,刚欲开口反驳,唇齿间的空隙就被填满,更让他无所遁形。


      「不论如何,你都逃不掉的哟——」


      「父亲——」